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工作室 > 物理工作室

教育文化的融合与教育观念的思考

发布日期: 2013-05-18   浏览量: 670 字号:[ ]

——熊宏华老师接受《课程教学研究》“发现名师”栏目记者访谈录

问:您是湖北黄冈人,在当地曾任教了十几年,对名闻遐迩的黄冈中学的经验想必比较了解,在您看来其核心的东西是什么?

答:黄冈中学是一所百年老校,在黄冈任教的十几年间常到该校参加一些学习交流活动,也从外围感受到了黄冈中学的魅力,但对黄冈中学办学内涵的了解并不深入,我认为黄冈中学良好的美誉度源于名师效应、名校效应和文化效应。

首先,黄冈中学的确有一批爱岗敬业、专业素养较高的名师,他们是全校教师的标杆,他们推出的开放课,大多还是有些可圈可点的亮点,他们对外作的专题报告也常给人启发。

其次,学校的知名度对学校的发展提高也是一个促进,1990年,黄冈中学的王崧、库超两同学同时荣获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金奖,基于当时特殊的政治背景受到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接见,各大媒体对黄冈中学的办学业绩均作了专题报道,各级各类官方、民间的教育考察代表团纷至踏来,这也引起了地方政府的关注与重视,名校效应的显现促使黄冈中学迈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黄冈是楚文化的发源地,“惟楚有才,鄂东为最”,人杰地灵,文化底蕴深厚,这是黄冈中学立足与发展的根基,一批批品学兼优的学子源源不断的涌入让学校的发展不断焕发出新的生机,黄冈中学物理特级教师龚霞玲老师跟我们一起闲聊时曾谦和的说过,与其说是名师出高徒,不如说是高徒造就名师。

 

问:您从湖北黄冈过来,肯定是带着黄冈的经验过来的,不知它们在广东清远的适用情况如何?您在清远也有十一、二个年头了,带着新一个地方的教育教学实践重新审视黄冈经验,有些什么启示?

答:改革开放以来,珠三角及其周边地区聚结了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中学教师,这些教师也带来了各地的教学经验,不同区域教学经验的交流其实就是不同背景教育文化的碰撞与融合,这无疑会激发出新的活力,推动教育的发展,我想这也是近年来广东省教育发展提速的重要因素之一。我从黄冈来到清远,自觉或不自觉的带来一些黄冈的作法,2004年开始,清远一中的规模不断扩大,大批青年教师调入,学校安排我担负年轻教师的培养工作,我便将黄冈重视年轻教师岗位练兵的一些成功作法结合清远一中的实际开展了以“四个一”(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一手规范工整的粉笔字、一个简明适用的课件、一堂追求实效的好课)为基本内容的教学技能大比武,开展了一年一度的教师教学基本功比赛活动,现已成功举办六届,一批批跨入校门的青年教师通过连续几年的教学基本功磨砺,日渐成熟,不少教师很快成长为学校的骨干教师。

从我个人的成长而言,为适应新的环境我很快接纳了不少清远的优良作法,两地的先进经验结合在一起丰富了我的教学阅历,这使我在教学实践中显现出一些优势,所任班教学效果良好,高考成绩突出。尤其是对我自身的专业发展产生一些积极影响,在黄冈工作期间,我在试题研究、教辅资料的编写、应试教学方面投入的时间精力较多。调来清远,我感觉压力有所减轻,尤其是开始几年有相对多一点的时间和精力让我思考教学方法和教学细节方面的问题,所以我的教研成果具有明显的阶段性,主编或参编的教辅书大多是在黄冈工作时出版发行的,论文与课题成果基本是在清远发表的。

在清远工作了十一、二个年头再来重新审视过去的黄冈经验,我觉得黄冈在高考方面(比如高考大纲、考试说明、高考动向、高考试题、应考策略)的研究的确作得比较到位,在教学的针对性、时效性、有效性等方面也作得较好。相对而言,在教法的深层次研究、生本的关注度方面显得弱一些。离开黄冈十多年了,当下黄冈的教育状况如何,知之甚少。

 

问:在我的记忆中,黄冈中学的名声最初是来自于高考成绩和奥赛成绩。随着中外交流的增多,随着新一轮课程改革的实施,这种以考试成绩为导向的教学观受到了质疑,您怎么看这个问题?而衡量一个学生是否学得好,一个教师是否教得好,除了考试(尤其是高考),还有哪些办法?

答:我个人认为素质教育和应试教育是包含关系,不是对立关系,更不是反义词,应试教育搞得好与素质教育薄弱也不构成直接的因果关系,我曾听过黄冈中学领导的一个报告,报告认为:奥赛金牌正是素质教育的硕果,是因材施教、挖掘学生特长和智力潜能的成功范例。这个观点或许有偏颇之嫌,但高考成绩和奥赛成绩突出,至少说明学生基本知识、基本技能功底深厚,应考技能与心理素养相当好,我认为这些元素都是一个人综合素养的重要组成部分,当然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不能走向极端,唯高考论成败,唯考试论英雄无疑是错误的。

我国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说得好: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教育归根到底是人的教育,新课程理念及三维目标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学校教育应将品行端正、人格健全、身心健康放在首位,这也是评价教师和学生的先决条件,至于衡量一个学生是否学得好除了看他学会了多少外,更重要是看他是否会学。衡量一个教师是否教得好,除了考试(尤其是高考),还有几个要素不可忽视:

1.身教重于言教,老师的行为品质与人格修养在学生心目中的印象如何。

2.有爱才有教育,教师是否关心学生,尊重学生,爱护学生。

3.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教师在传授知识的同时向学生渗透分析问题与解决问题的方法做得如何。

4.教师在进行学科教学的同时,对学科内在的人文内涵的挖掘与呈现做得如何,是否让学生感受到学科本身的魅力,从而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学习热情,使学生好学、乐学。

对上述要素的评价不象考试那么易于量化,不过我们可偿试在学生中进行座谈、问卷调查、满意率调查等反馈形式来了解和评价上述要素的达成度。

当然,如何建立科学有效的评价体系来评教、评学,是新课程改革所面临的重大课题,也是课改能否深入推进的关键。

 

问:这些年来,我们一直提倡素质教育,提倡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具体到您从事的物理教学中,不知是如何落实和实施的?

答:物理源于生活又用于生活,所以物理教学必须植根于生产、生活实际,要培养学生善于从生活情景中抽象出物理模型,进而用物理知识分析解决生产、生活中所遇到的实际问题。

一次我在广东省英德市的英西峰林游玩时意外发现两处沟渠灌溉设施很有物理创意,简直有巧夺天工之妙。返校后我把这一难得的素材用到了物理教学的课堂上。学习“机械能守恒定律”时,我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中国有句老话:“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同学们能否想办法使水从低处往高处流呢?

“用抽水机抽上去”

“用液压机压上去”

“用活塞推上去”

……

“这些方法有什么共同特点?就是必须有外力对水做功,要消耗其它能源,假如不允许消耗其它能源能行吗?”

“虹吸现象”

“不对,虹吸现象中虽然水有阶段性上升,但出水口肯定比取水口低,结果水还是往低处流。”

通过一番争论,同学们渐渐达成共识:不消耗其它能源,水是不可能从低处往高处流的。

我再一次发出质疑:结论果真的是这样吗?

周末,带着课堂上的疑问,我领着班上的学生,来到了英西峰林。湖光山色,泥士芬芳让学生倍感清新,紧张的校园生活带来的疲惫,顿感烟消云散。我和学生来到田畔中的一处主、支河道交汇处,让学生亲眼目睹了这样的景观:主河道清澈的河水在哗哗流淌,原本主河道的水面比支河道的河床稍低(如图1 ),但由于水潭中央安装了一个水轮机,园型水潭中呈环流状的河水使叶轮在水面下有节凑的旋转,这使水潭中的水有向上喷涌之势,水位明显升高(如图2 ),正是这动态的高水位,使河床较高的支道有了源源不断的活水,更大面积的农田得以灌溉。

   正当同学们觉得新奇、有趣时,我提出了这样的问题:“这种现象有外力对水做功吗?能用机械能守恒定律作出解释吗?”面对实情实景同学们指指点点,争论不休,大概是为了找到更有说服力的依据,有一个同学索性挽起裤腿跳入水潭中,只见他用力卡住水轮机,使其停止转动,更动人的现象出现了:水位即刻回落到支河道的河床以下,支河开始断流。这一现象的出现,使同学们争论问题的焦点很快集中到了水轮机转动的机理与能量转化的关系上。经过充分讨论,大家意识到:流动的水在水潭形成环流,带动水轮机转动,使水的部分动能转化为重力势能而使水位升高,对水和水轮机构成的系统而言机械能是守恒的。在没有消耗其它任何能源的前提下水由低处流到了高处。

这种不需任何动力的低水高灌系统,简单科学,让人称奇。这次有特别收获的郊游让同学们感受颇深,正于一个同学在日记中写的:“……蓝天、白云、峰林、绿树掩映下的这一特别人为景观,让我真正感受到了物理学的朴实、简单和引人入胜的神奇魅力。”

课堂教学时间是40分钟,空间是课室。但这只能是形式上的时空制约,就其教学的内涵而言,课堂教学的时空观是无限的。我们应努力让物理课堂教学溶于社会,溶于生产、生活。这样的教学才符合学科的内在规律和学生的认知规律,也只有这样才能提高学生的科学素养,激发学生的创新潜能。

 

问:现在中小学都在说探究式教学,想法很好,实施的情况却不乐观。我看您也主持过这方面的课题研究,在您看来,探究怎样才能落到实处?科学探究怎样才不成为形式主义?

答:“探究”是实施新课程以来使用频率很高的字眼,课改之初我校便以改变传统的课堂教学方式为突破口,开展了探究式教学活动的实践研究,但怎样实施探究,如何把握探究,不少老师存在认识上的误区,从课堂教学调研情况来看,在教学实践的进程中越来越明显的暴露出两种极端的倾向:一种是随意性很强的“作秀式”探究,讨论的问题没有深度,也没有针对性,追求表面形式,一会儿让学生围成圈,一会儿站成行,堂上轰轰烈烈,堂下一无所获;另一种是单调刻板的“八股式”探究,用形而上学的观点将探究过程分为“三段式”或“四段式”,使教学过程机械化、程序化,教师一板一眼,学生一问一答,不但没充分调动学生思维,反而压抑了学生的主观能动性,降低了教学效能。

课堂教学模式由传统的“满堂灌”演变为“满堂闹”或格式化的“满堂问”,课堂教学改革步入尴尬境地。这种现象的确让人担忧。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申报的课题“新课标下高中物理探究式教学的实践研究”很快被广东省教育厅立项,赢得省、市两级教研部门的大力支持,首先课题组成员通过参加新课程培训及相关的理论学活动,从理论层面弄清探究式教学活动的内涵,接下来就以课堂为主阵地,踏踏实实地开展探究式课堂教学优化的实证研究,对于一些典型的课例,我们的作法通常是:课前发挥科组集体智慧共同设计,课堂集中听课,课后师生共同评议,一方面听课老师各抒已见,谈观点、谈建议;另一方面,通过随堂测试、问卷调查、个别座谈,倾听学生心声,了解教学效果,对探究式教学过程中问题的设置,课堂的控制与把握等关键问题,老师们在实践中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研讨,并取得实效,两年来集中进行的专题研讨课例三十多节,在省级以上学术期刊发表相关论文近二十篇,不断改善和优化了探究式教学的实践方式与策略,对行之有效的作法及时总结,及时推广。

无论是从横向还是从纵向比较,实验这届学生参加全市统考的成绩也优于往届。让人感到欣喜的是教师对很多问题的认识更理性、更全面、更科学,现在老师们普遍达成如下共识:

一.“探究”作为一种教学活动,是师生在讨论交流中思维碰撞而自然天成的一种动态意境,这种动态的意境又在老师的无形操控之中,目的是追求教学的高效与长效,不可做表面文章,也不可将其公式化、程序化。

二.教学有法而无定法,探究式教学作为一种教学方式,对激发学生的思维潜能,提高学生的创新能力确有独到之处,但不分青红皂白的题题设问,堂堂探究就走到了极端,在教学方式、方法上没有万能钥匙,只能是根据实际需要将不同的方式、方法进行科学的整合才是追求教学效能最大化的努力方向。

这种“课题对问题”的教研模式,教学科研扎根于教学实践让老师们尝到甜头,课题的研究也使我们清醒的意识到:新课程不是标新立异,更不是对传统教学方式的全盘否定。作为一线领导和教师必须脚踏实地,在平淡中求破,在平实中求立,在平常中求新,才能将新课程改革平稳有序地引向深入。

 

问:物理是一门实用性很强的学科,培养学生在生活中应用物理可能是比培养学生考出好成绩更重要的事,不知您如何看这个问题?听说你们编制了一门校本课程《身边的物理学》,请介绍一下有关情况。

答:我很赞同这个观点,也正是基于这一点我们才编制了校本课程《身边的物理学》,我们编制的这门课程分成“物理与生活”、“物理与高新科技”、“物理思想方法”三个板块。“物理与生活”板块主要是将学生熟知的一些生活素材与物理知识有机结合起来,让学生深切感受到身边处处是物理,生活处处需物理,从而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使他们爱物理、学物理、用物理。例如在《重心趣谈》一节里我们讲了一个物理观点:物体的重心越低,重力势能越小,物体所处的状态就越稳定。教材举了“不倒翁”的例子学生觉得既有趣、又受启发。在讲重心的调控与跳高姿式的关系时,我们分析了与跨越式相比背越式的优势在哪里的道理,学生感到既新奇又物理,听后矛塞顿开。“物理与高新科技”板块主要是介绍物理学与高新科技领域的关系,里面收编了很多学生特别感兴趣的科普文章,深入浅出、通俗易懂,让学生感受到高新科技并不神秘,它就在我们身边,同时也认识到物理学是高新科技发展的强大推进器。“物理思想方法”板块主要是介绍物理学的基本思想方法,还介绍了一些物理学家的趣闻轶事以及物理学史方面的知识,也介绍了一些解决物理问题的基本方法,在帮助学生学好物理的同时更多感受物理学的人文内涵。

问:我看很多高中教师写文章首先关注的就是培养学生如何解题,在您看来,他们应该如何去提高自己?

答:写文章从关注培养学生如何解题开始未尝不可,这也是一些有成就的教师专业发展所经历的初级阶段,但如果长期停留在这一阶段就难有进步了,我觉得一个教师要提高自已的教学水平和教研能力必须从课堂教学开始,要全身心立足课堂、经常性反思课堂、潜心去研究课堂,多作教学笔记,多写教学札记,把讲课、听课、评课中对自已有启发、有触动的点点滴滴及时记下来,把在教学中的真情实感及时写出来,多反思、多总结。在文字资料不断积累的同时,经常去学校阅览室看看教学理论书藉和教学专业杂志,多向经验丰富的教师虚心求教,多与同行切磋技艺,日积月累你会感到,自已的教学水平提高了,教研能力也悄然提升了,总有一天你会有感而发,产生写文章的冲动,在这种情形下写出的文章首先是感动自已,接着就感动他人,慢慢的,你就成了一个有主见、有思想的老师了。

 

该访谈刊载于《课程教学研究》2012年第5期